当前位置 首页 > 行业快讯 正文

一场全球互联网的「孤岛式」退化

运营,新媒体运营

6月29日,印度政府发布了关于中国 app 的禁止清单,其中包含了诸如抖音、微信、美图秀秀、UC 浏览器、微博、QQ音乐等 59 款应用。

 

运营,新媒体运营

 

印度的封禁名单,几乎把中国互联网「成功出海」的爆款产品一网打尽,仅 TikTok(抖音海外版)一款 app,在印度就拥有 2 亿用户总数以及 1.2 亿月活跃用户,如今却被印度电信部「特别关照」,直接封锁 IP,而 TikTok 也已主动下架 app 、停止对印度用户提供服务,同时和政府进行协商。

 

这次印度的「批量操作」,让我恍惚有种不真实感——在过去 20 年中将整个世界「缩小」到浏览器中的互联网,似乎一下子变得没有那么「开放」了。曾经让我灵魂震颤的比特海,今天日渐缩小成了一座座彼此隔离的孤岛,充满敌意与警惕。

 

其实,早期的互联网,并不是这样的。

 

自诞生始,互联网有两大特点:去中心化自由

 

我们先说一说目前已经实质性破产的「去中心化」特征。

 

各个网站分布于不同机器,但可以通过统一的 http 协议进行通讯,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电脑上收发邮件互不干扰等等……互联网诞生时,其设计初衷就是让信息「民主」的分布在整个网络的各个角落,以「去中心化」的形式在网络间流转。

 

运营,新媒体运营

(万维网的发明人:蒂姆·伯纳斯-李)

 

然而,随着互联网行业的巨变,各类早期创业公司逐渐成为行业领袖,互联网的盈利能力成为资本瞩目的焦点,微软、雅虎、谷歌为代表的大型互联网企业逐渐通过建立数据中心的方式,将所有数据归入旗下。人们使用互联网的正确姿势,从「通过不同的站点获取信息」,转变为「通过一个中心节点获取信息」。

 

例如,一个不能被谷歌检索的网站,几乎不可能获取到什么流量,网民甚至无法得知这个网站的存在。

 

资本的赚钱逻辑,就是将互联网从「去中心化」不断的推向越来越极致的「中心化」,从而垄断流量,控制人们的网络行为。自 90 年代互联网商业化至今,「中心化」已经成为了互联网行业的「新特征」,一直持续到今天。

 

运营,新媒体运营

 

 

(我们现在的互联网,已经全部基于这样的数据中心了)

 

再来说说第二个特征:自由

 

在 20 世纪末(有一部分本文读者可能在彼时尚未出生),互联网还有个震耳欲聋的名字——信息高速公路。这是美国人对互联网的定义,即便现在看来,也极为精准的描述了互联网最大的特点——信息以超高速在不同的节点和人群之间自由传播。

 

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互联网是没有国界的,互联网像空气,你无法给空气划定范围。如果你不太知道「自由互联网」是什么体验,那么可以回忆一下,当你使用电子邮件这一古老但沿用至今的通讯协议时,无需考虑对方是否能成功收到自己的邮件,哪怕他用的是已被封锁的Gmail。这种感觉,就是自由。

 

同样的,人们访问各个网站和服务,也曾经不需要考虑这个网站是否可用——直到技术发展后,有些人找到了封锁网络的办法。

 

运营,新媒体运营

(世界上第一台服务器,和普通家用机并无区别)

 

从无远弗届,到网络封锁, 21 世纪互联网最显著的退化,就是部分丧失了「自由」的基因。

 

从本质上说,互联网带着「去中心化」和「自由」的理想主义基因出生,却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丧失这些基因,转变成了某种不同的东西。我不敢对这种转变妄下断言,毕竟如果没有「中心化」,就不会对资本产生巨大的吸引力,互联网可能至今仍然是少数人的玩具、而非大众的生活必需品。 

 

转眼之间,21 世纪过去了 20 年,全球化进程攀上了顶峰,继而急转直下。在政治和经济冲突下,全世界各个国家、各个行业,都先后走进了「去全球化」的流程。例如此次印度对中国 app 的集体封杀,其诱因就是两国的地缘政治冲突。

 

互联网,开始出现国界线。

 

运营,新媒体运营

 

从大国之间的经济冲突,到地缘政治下的物理冲突,越来越多的现实要素在影响互联网的结构与未来。

 

曾经,我们连上网线,如同驾驶一艘远洋船,可以像哥伦布一样探索无穷无尽的未知世界。现在,我们的互联网像动物园,网民只是买了门票的游客,按照动物园提供的官方地图,一点点游览,假装探索那些圈地为王、以邻为壑的「动物世界」。

 

你在百度搜不到淘宝的商品信息,你在印度也不能上 TikTok 看视频。

 

互联网,不再「互联」。

 

互联网,正式退化成为孤岛。

 

运营,新媒体运营

 

 

(2001年12月11日,中国加入 WTO,开启了全球化突飞猛进的20年)

 

我之所以说,这是一种退化,不仅仅因为当今的「孤岛」互联网背离了其自由基因,更在于这样的变化,伤害了互联网用户获取信息的自由,以及互联网企业的盈利能力。

 

一个事物要发展,必然需要产生足够的盈利来吸引更多的人进入该行业。人为的割断「互联」,将使互联网的「规模效应」难以发挥作用。再次以谷歌为例,开发和维护搜索引擎是一件需要耗费大量人力(工程师、算法科学家)、物力(庞大的数据中心、无数台服务器和巨量电力)的事情,成本极为高昂,但谷歌在 2018 年平均每天就能产生 35 亿次,再加上由搜索产生的其他收入,其提供搜索服务的成本则几乎可以忽略不及。 

 

一旦规模效应降低,那么互联网行业的「高研发成本」则会直接暴露,导致企业盈利能力下降,进而降低整个市场活力。

 

运营,新媒体运营

(特郎普是当今世界「逆全球化」的头号推手,也是硅谷科技企业的头号威胁)

 

「逆全球化」的过程,本质上就是在消解过去几十年间的全球化成果,将全球合作的产业链条逐一打碎。

 

人类历史的绝大多数时间,都处于「逆全球化」过程中,只有1850年-1914年、1950年至今,这两段时间是在广泛促进全球化。而第二段全球化的历程(即1950年至今),又恰好与信息革命的时间点互相重合,于是我们迎来一段互联网的黄金岁月。

 

或许,我们必须正视这样一个事实——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,没有任何一个黄金时代可以永续长存。

 

互联网,已经开始退化了。

 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大媒体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17722624437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huotuiba@t-idea.cn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